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家教

发布时间:2018-01-02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耿丽华决定向儿媳莫小莉要一些贵重的东西,这想法纠结好几天了,始终不知怎么开口。她暗下决心,不能再拖了。

该怎么对她说呢?儿媳是个明白人,应该一点就破,可怎么把握这个分寸呢?

莫小莉回家的时候,耿丽华已经把晚饭做好。看来莫小莉是饿了,坐下来就狼吞虎咽吃起来。吃着吃着,感觉气氛有点不对,她抬头,婆婆在一旁看着她,目光里带着审视。过去都是婆婆陪她一起吃,有说有笑,不时说点小区发生的新鲜事,或说说邻居大妈广场舞跳得多么怪诞滑稽。莫小莉忽然想到,这两天婆婆似乎有点反常。

妈,怎么了?您好像有什么事要对我说。

耿丽华点点头,等你吃完饭吧。

您跟我还有啥不好意思开口的,有事就说吧。

耿丽华似乎有了更充足的底气。儿媳虽说在县里是个公安局副局长,官不大也不小,可回到家里,像亲闺女一样,有时也会撒娇,婆媳关系十分融洽。

莫小莉吃完了,起身要洗碗筷,耿丽华急忙止住,放那儿吧,一会儿我收拾。

莫小莉一脸嬉笑,那咱说事?

耿丽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这事吧……

莫小莉似乎知道婆婆要说什么事,无非是老曲老调,豆豆去外地上高中了,她想孙子了。她理解婆婆,自从豆豆走后,婆婆像丢了魂儿,不知念叨多少回了。可转念一想,今天婆婆的神色不对,仿佛有什么心事难以启齿,莫非遇到如意的老伴儿了?婆婆今年六十岁,这事也正常,有啥不好意思说呢?

这事吧,本来应该与你和天明一起说的,可他不常回来,我知道他在外地工作不容易,不想打扰他。即便给他说了,也未必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妈,您就别绕了,有啥事只管说。

说来妈也是惭愧。你公公死得早,我当了几十年教师,原来省吃俭用一直供天明上学,后来你来到这个家,添了孙子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一家人欢乐幸福,我也知足了。

妈,您这是忆苦思甜呢?

耿丽华轻轻摇摇头,继续说,可我没一点积蓄,也没给你们留下什么,现在遇到点事,不得不对你说啊。

莫小莉感到事情的重大,赶忙坐直了身体。您应该对我说。

你舅舅,就是我唯一的亲弟弟,他儿子,就是你那个表弟耀鹏,在省城做事,工作干得不错,现在到了提拔的节骨眼儿上,要给上司打点打点,需要钱。你舅舅家里都是乡下人,哪里去弄钱?他来求我了,我能不帮吗?

妈,现在不时兴这个了,送了也没人接。接了就是违纪违法,离进牢狱就不远了。

耿丽华无奈地说,反正有些人的贪欲咱挡不住,就去试试吧,这关乎着你表弟的大好前程啊。咱帮不了大忙,就凑点钱尽点心意吧。

我跟舅舅和耀鹏好好谈谈。莫小莉严肃地说。

谈什么?能帮就帮。你去问了,显得咱不想出钱了。我只是给你说说,你要是感到为难,我再去另想办法。

舅舅想要多少钱?

耀鹏打探清楚了,他上司喜欢名表,上司夫人喜欢项链、耳环,还有翡翠手镯什么的。这些买下来也得需要十几万吧。

莫小莉心里一惊。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婆婆,说完这番话,耿丽华脸上似乎露出一丝轻松。莫小莉沉思过后坚定地说,妈,我明白了。您放心吧,这点事难不倒我,我明天就把您所需的东西拿回来。

耿丽华惊愕地看着莫小莉……

莫小莉打通了丈夫天明的电话,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和习惯。

我觉得咱妈除了当教师,还应该去做一个哲学家或文学家。她今晚的故事讲得很好,富有哲理叫人叹服。

又给你上课了?

妈一定是打扫房间时发现那些东西了,一个也没落下,全说出来了。放心吧,我会处理好的。

你尽快给妈说清楚,免得让妈担惊受怕。

我这两天忙,把这事耽搁了,明天就办。

越快越好。

……

第二天,是星期天。莫小莉去了趟办公室,又匆匆赶回家里。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条,恭敬地递到耿丽华面前,妈,这是您想要的东西,全在这上面。

耿丽华戴上老花镜,接过纸条端看。上写,今收到莫小莉同志上交礼品金项链……落款是县纪委,时间是两天前。

耿丽华微微抬起头,看看儿媳,镜片后闪动着晶莹的东西。(叶剑秀)


主办:中共北京市通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北京市通州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©
电话:010-69543337 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运河园路4号 邮编:101100
运行维护和管理:北京市通州区信息中心 京ICP备 0503167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38号